戒毒问答
戒断
冰毒
戒断
麻古
戒断
K粉
戒海
洛因
欢迎您来到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官网
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
首页 > 戒毒问答

吃致幻蘑菇会有什么反应?致幻蘑菇是什么?

误食致幻蘑菇会怎么样?

发布时间:2017-11-07浏览量:141

戒毒专家回答

网上一则网友分享的致幻蘑菇体验:

1. 
早上醒来之后,我觉得空气格外清新,仿佛获得了新生。

Robert说,很多人吃了LSD后,都会发现他们subconscious层面的一些思想,从而会改变他们一部分personality。这句话和我昨晚mushroom trip中所经历的一些部分很像:思维里似乎突然出现了一面明镜,显现了很多潜意识中存在但是你却没有去想的东西,驱散了种种别人和自己给自己大脑里编出的骗局,更直接的照出了真、善、美。思维变得更快、各种画面迅速汇聚在思考点,答案清晰的显示在眼前——你觉得你是哲学家,你变得更加睿智,更加犀利;变得更加释然;现实中发生的种种束缚和成见,I don’t f**king care! I don’t give a shit!

2. 
在朋友们的监督和照顾下,我吃下了致幻蘑菇。Atlantis。

蘑菇没有任何味道,只是嚼下去的时候有点酸酸的。吃完后,我和Pascal及Daniel走到了河边,陪他们抽大麻

20来分钟后,身体开始发软,感觉自己像水,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块稀稀拉拉聚集的液体,总有冲动流到地上,瘫成一片。我开始笑,笑的不能停。渐渐的,我觉得风有点太大,吹得我液态的身体有点失去平衡。“Guys, think i wanna go back home.“ 于是我们回到家,开始爬上楼。我还是感觉身体很懒、很软,有点像大脑在控制着一套没有知觉的躯壳往前走。我的头低着,双手垂吊在空中,摇摇晃晃的。我慢慢的走着,像恐怖片里的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一具死尸。

进了房间,我躺了下来。Daniel开始播放一些psychodelic的音乐。于是我的trip正式开始。

在液态的身体触及到软软的床垫时,终于头、四肢、其他部位可以蜷缩在一起,汇集成一块整体,这时候有种极度暖暖的,甜蜜的感觉。片刻之后思维开始如光速般运转,各种情景在脑海里迅速穿梭:田野、山间、具有各种图形的空间立体图、宇宙……各种情景切换之间,潜意识的自己似乎到了到了不同维度的空间。

一种极致的愉悦感涌上心头——有时候像射精时的那一瞬间的长时间延续,又有时候像排尿时流出最后一滴时括约肌的释放感和被抽空后的一种微妙的快感,这种快乐强烈到有点让人快要窒息。快感进一步的强烈已经让我忘记了到底该怎么形容它。只知道有个声音、一个脸的轮廓在黑暗中呼唤我:“这里的感觉比外面好,不是吗?”我知道这是一种诱惑。这种诱惑一方面让人起防御心,另一方面却又觉得无比intriguing,有点无法自拔。

周围的朋友们开始用Balkan的口音开玩笑。大家开始互相打闹,惬意、欢乐,让我想到了友谊的甜蜜,舒服……Daniel的音乐切换到了Psychodelic的风格,使得我的眼前开始出现骷髅、一个个飞向我的眼球。What the f**k! 老子don’t give a shit!我就这么想着,无所谓的继续让骷髅飞入我的眼球。又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有点太压抑了,于是让Daniel换一下音乐。

于是他们关了音乐,去屋外继续抽大麻。我自己放起了音乐。不小心点上了阿莫多瓦的电影主题曲集。性感的西班牙歌曲顿时让自己产生了做爱的快感。因为和朋友们在一起,不方便有过激行为,所以我马上切换了音乐。下一首是武侠乐配乐:《东方不败》的烧古典——倾心。顿时我开始飞上了高空,脚下是河水,眼前是无尽的山峦,微风吹起鬓角,也吹着草木,映着阳光像波浪般起伏。
起来撒了泡尿,流到最后一滴的时候,括约肌没有收缩,而是一直享受那种让水流流出膀胱、让膀胱被抽空的快感——这种无限的快感一直延续了半分钟。之后自己觉得ok,满足了,于是继续躺回床上。

我想继续延续快乐,于是播放起了Reggae乐。眼前开始电光飞舞,出现了摇滚歌手、诡异而血腥的各种后现代绘画和人体写真等等。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自己这种极致的快感就适合于艺术家,是他们的创作源泉。

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你不是一直憧憬做艺术家吗?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么?完美而极致的快感、极致的美——你一直追求的自我实现元素。去追求吧!而接下来一个画面,我却看到了自己开始自残,我用指甲抓自己,用锥子刺自己——我没有知觉,因为我的神经已经超越了肉体,我的肉体的刺激已经无法让神经强烈的感知。于是我看到了自己死亡的那一幕:浑身是伤,神经在最后一剂毒品的缓释下,结束了生命。

为什么?为什么追求完美和艺术的结果会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想要的生活却会带来一个自我毁灭的结局?我开始在心底呐喊,在恐惧,虽然我知道这是事实——极致的完美只能在毒品和幻境中存在,现实中总是只有不完美。那么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

trip到这里,我发现自己的想法有点开始走入depressive的track了,于是我坚定的拒绝了它的继续——我有活下来的原因,我有爱我的家庭、我的亲人,他们让我觉得无比温暖,他们的地位永远不会在我的心中被怀疑被动摇。想到这些的同时,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婴儿,整个天空变成了一个大大的怀抱,自己被抱着,卷入蜜一样的怀里,无比舒服。

过不多久,我却又被拉回去——那么,我得到的爱有多少呢?我一个人加入了这个其他五人都彼此很熟而且讲同一种语言的群体,我只是一个外来者,听着他们讲我不理解的语言,坐在旁边发呆;而我的好朋友,却大部分在国内,和我的联系越来越少。我在欧洲漂了很久了,我很孤单,我想妈妈……还有我的爱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找到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我渴求爱情,我爱和被爱……

我开始意识到毒品让人变得sentimental。以至于触及到了我深藏心底的孤独感和不安全感。原来深藏于我心底的,还是对家——both phisical & mental ——对伴随我长大的古典、儒家等各种传统文化的眷念。

思维再次被拽回:我开始记起昨天傍晚遇到的那个拉美女孩。她长得像亚洲和Hispanic民族的混血儿,有亚洲女孩的秀美,却又大方可爱,笑起来留着两个酒窝,给人一种加勒比海岸阳光沙滩的感觉。她的一颦一笑,让当时抽了大麻的我醉入心扉。于是我的幻境里,出现了和那个女孩在海边相会,风吹起她的长发,我们互相微笑,接吻,继续……想到这些情景的时候,我心底的激情再次涌起,一种极致的快感再次涌上心头……

而到了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累了;我已经开始和自己的想象互相较劲了;I feel depressed, I feel myself having difficulties in respiration.我已经觉得呼困难,我需要休息。于是我爬了起来,告诉其他人我需要和他们一起出去,我不想自己一个人思考了。

3.
我想蘑菇的效用高峰期已经过去,现在我能够开始走路了,只是,我感觉我的大脑里同时有好几个思维——就像是好几个小宇宙在运行,而我的身体,只是这几个思维中的一个所支配的躯壳而已。我点了东西吃,但是味觉的刺激对我似乎没有太大的作用——我添了两大勺小尖椒,却一点都没有发现有辣味。

Pascal和其他人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开始和他们说话。在我开始说话并且尤其是需要思考时,支配我躯壳的思维开始渐渐排挤出其他的思维,我感觉自己回到现实。可是,在我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各种小宇宙继续开始交叠,而我的肢体和全身的反应却随着支配躯体的小宇宙的范围缩小而变得缓慢。正因为如此,一个土耳其烤肉店的老板看到我迟缓的要买饮料时,紧张的说:Don’t worry; be calm; take your time。然后,我缓慢的说出了一个字:Coke。而中餐馆的服务员似乎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还变本加厉的给我直接加了个牛肉汤料。我的行为非常缓慢,自己也懒得和别人去争论——我感觉我那时候非常脆弱,却也非常容易发狂——所以尽量压制自己没有和他追究这件事情。

总的来说,这个阶段的身体反应让我觉得最为害怕。我的大脑似乎已经脱离躯体而存在。我不停的用指甲抠自己的手掌,可是我却没有知觉。我想要做一件事情,可是速度确是平时的1/5。我开始从一种生物学的角度产生恐惧,我不想让自己大脑受到损伤,我不想让自己不再变得聪明。我喜欢我自己的思维,我喜欢我的状态,我不想……

4. 
挣扎了一晚,后来还是睡着了。我说过自己要试一次蘑菇。这次试过之后,虽然意犹未尽,但是我体验过了,满足了,以后也不会再去冒险了。

第二天起来,春暖花开。世界真的很美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