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毒案例
戒断
冰毒
戒断
麻古
戒断
K粉
戒海
洛因
欢迎您来到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官网
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
首页 > 新型毒品 > 冰毒 > 冰毒案例

戒冰毒案例介绍|从摇头丸到冰妹,家人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初三的时候和校外的同学玩的疯,在酒吧搞过几次摇头丸,后来被妈妈知道了,她说要把我送到国外去。当时害怕就乖了。后来高中的时候,到了高三下学期的时候,又和那些朋友们联系

 

上了,忍不住又接触了它...”娜娜(化名)低着头跟康达心理医生这样说着自己接触摇头丸的经历。

 

大学刚念了半年,父母就以生病为由给她办了一年的休学。目的还是为了让她离开毒品。

 

“我自己感觉是很喜欢那个世界的,没有压力,没有负担,带来的只有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乐和舒服的感觉,但深陷其中的我现在却痛苦万分。”

 

娜娜回想起自己因为摇头丸失去的东西,悔恨万分,并说如果能帮戒掉摇头丸,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当时很小,家里零花钱又给的多(娜娜父母均在深圳开厂),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她从小就是孩子王,到了初三时候结交了社会上男朋友,经常带她出入各种娱乐场所。

 

处于那个时期的娜娜好奇心强,又十分自信,花钱大手大脚,一来二往朋友中不乏一些喜欢“找刺激”的,娜娜也就是那时候跟着玩摇头丸了。

 

家里人发现娜娜的不正常,开始查,后来发现其沾染摇头丸,一番教育后她仍不改,最后害怕一个人去国外,就慢慢淡了那个圈子。

 

家里人本以为她会一直脱离毒品,没想到刚到大学不久,娜娜又开始了,比上次更严重的是,这回娜娜还离不开甲基苯丙胺了。

 

沉迷于毒品,经常旷课,辅导员找人的电话都打到深圳父母那。家里对她很失望,找到她时,在家人的劝说下带来康达戒。

 

刚开始娜娜十分不情愿,经过戒毒专家坚持、心理康复科医生的耐心跟进,娜娜慢慢地接受治疗。

 

配合医生的安排,按时吃药外,也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未来的打算。在和心理医生沟通的时候,她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其实我知道我以前过得很糟糕,整个社会、很多人都看不起我这样毒的人,其实我骨子里是很自卑的,别人越是厌恶我,我越是想放纵自己。现在我觉得以前的思维方式都是错误的,因为最终的结果还是害了自己,我觉得呆着这里挺好的,如果可以一直住着我也愿意,因为我想过健康的生活,不让爸妈再操心我了,也想脱离以前的那个圈子,再也不碰那些东西了。

 

一个月的治疗很快过去了,娜娜就要出院了,出院之际湖南康达戒毒中心的刘主任亲自送她出院的,临走的时候还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回去后一定要善待自己,善待家人,一定不能再和以前的朋友在一起复吸了。刘主任还表示会随访检查娜娜的生活状态。

本文地址:“http://www.hnkda.com.cn/html/8618.html” 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
推荐阅读
  • 来自株洲的李先生,正值青年,刚刚29岁,是一个原本应该充满希望的事业上升期年龄。
    所有人所不知的是,李先生已经是拥有六年吸毒史的严重患者,随着时间推移,李先生的身体开始出现心脏跳动加快,呼吸速度加快,身体各个器官不同程度异常症状发生,精神上记忆力减弱不记得事情,睡觉失眠入睡困难,经常持续产生恐怖的幻觉
    [点击详情]
  • 良友益一生,损友毁一世,面对陌生未知事物切莫随意尝试,保持清醒头脑,不听信哄骗。面对错误的人和事,学会拒绝。如有发现朋友有奇怪的药物或吸食大量药物的怪异行为,谨慎交往,保护好自身,避免沾染上毒品悔恨一生。
    [点击详情]
  • “你们就让我回去吧!我想回去了。在这待着实在是难受....你们不带我回去,那我就自己回去。就算是逃跑我也要出去了!”
    父母耐心的安抚并没有让刘某平静下来,反而陷入争吵,其实这已经是刘某来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进行戒毒治疗的第48天,本以为会平平顺顺地度过后续的治疗,谁曾想刘某却在这次探视时候闹了这一出。
    [点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