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断
冰毒
戒断
麻古
戒断
K粉
戒海
洛因
欢迎您来到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官网
湖南康达自愿戒毒中心
首页 > 禁毒作者专栏 > 陈敏

青春之殇:青少年吸毒,涉毒人群低龄化!

如果说成年人毒是摧毁人类的当下,那么青少年吸毒则意味着摧毁人类的未来。在《形势不容乐观,中国毒品蔓延的严峻趋势 - 知乎专栏》一文中,我写过现阶段世界各国的吸毒人员越来越低龄化,就我所掌握的一些数据来看,十七八岁的青少年吸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十三四岁吸毒已靡然成风。


以上是我院近半年来18岁以下青少年戒毒统计数据,如果不是为了给记者提供素材,我实在不愿意收集,并不是不感兴趣,而是这一个个鲜活的案例背后的故事曾经让我无比痛心。这些青少年的吸毒史少则数月,长则数年,令人触目惊心。你能想像这些懵懂年纪的青少年,是如何被毒品一步一步侵蚀,留下一个百孔千疮的青春吗!

青春之殇:毒品笼罩下的青少年

01、

关键词:农村、留守、少年、辍学、海洛因、注射、偷窃、犯罪

十五岁的小天送来戒毒时,引起了整个医院的轰动,这是自成立以来,医护人员所见过最年幼的海洛因成瘾者。会诊时,当小天父母卷起他的袖子,旁边见多识广的护士长都忍不住轻声惊呼。这也难怪她,有多少人见过,在如此瘦小的手臂上密密麻麻布满针孔。小天有两三年的吸毒史,与其他海洛因成瘾者不同,第一次接触海洛因就是注射,他甚至不知道大多数海洛因吸食都是从烫吸开始。

小天出生于贫困的农村家庭,父母为了赚钱不得不长年在外打工,有时候为了省钱甚至几年都不回家。自幼小天就与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成为中国千千万万留守儿童中的一员。在成长的道路上,父母仿佛成了传说,几年见一次面,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奶奶年事已高,对孩子的教育显得力不从心,小天对上学没什么兴趣,也不知道为何而学。小学毕业后便死活不愿再继续上学,奶奶无奈,只得依他辍学在家。

由于无法忍受奶奶的唠叨,小天不愿意呆在家里,整日喜欢四处闲逛,天黑才回家睡觉。在一次游荡中,小天看到一位“大哥哥”给自己打针,他发现“大哥哥”注射完后,一脸久久的陶醉享受的表情。真的有这么舒服吗?小天心中燃起一股好奇之心,接连几天都在旁边观察着。“大哥哥”并不避讳身边的小孩,甚至有时候等着小天来才注射。一段日子后,“大哥哥”问小天要不要试一试,没有犹豫,小天伸出自己的手臂。

打进血管的海洛因产生强烈的舒爽感让小天一发不可收拾,起初每天“大哥哥”还能免费给他提供,待小天上瘾后,便提出需要用钱购买。十二三岁的少年,哪有经济能力,毒瘾来犯只得衰求这位“大哥哥”发善心给自己来一针。见小天实在拿不出钱,这位“大善人”便唆使他想办法偷钱,先从家里偷起,最后发展到整村,偷不到就开始抢。

“这个人渣就是利用我家孩子去弄钱,因为他知道未成年人犯罪被抓也不会多严重。可怜我的孩子,就这样被他毁了。”在孩子身边的母亲咬牙切齿的说到,她面色憔悴,眼睛浮肿,显然流过不少泪水。父亲在一旁唉声叹气,欲言又止,眼神满是焦虑、自责,惶恐不安。

海洛因-毒品之王,生理依赖最强的阿片类物质,对生理伤害也同样巨大。两三年的注射史,让小天本就矮小的身躯日渐佝偻,本应清澈的眼神,却是空洞无光。正在发育的身体,却因毒品的伤害,各个器官受不同程度的损害。得知这些情况,母亲不顾众人在场,嚎啕大哭起来,父亲更是表现的后悔不迭,他恨自己不该丢下孩子在家,为了赚钱却忽视孩子的幸福。与父母的表现鲜明对比的是,一脸冷漠的小天,好像在听别人讲故事。

在《人为什么要吸毒 - 禁毒作者专栏》中有说到,吸毒者拥有的特征之一父母忙于事业,很少给其良好的教育与关爱,长期缺失亲情温暖。小天正是由于父母教育的缺失,从小感受不到完整的家庭温暖,导致其人格的不健全,从而被人轻易的引诱吸毒。据相关数据统计,大多数吸毒青少年的家庭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离异、单亲、父母溺爱或是缺乏关心居多。

02、

关键词:盲从、无知、跟风、疯狂、肆无忌惮

如果不是病例本上白纸黑字清楚的写着,双肾损害严重,膀胱开始萎缩,我真不敢相信小君是一位吸食K粉才几个月的瘾君子。主治医生跟我讲述这个案例,话语充满惋惜和震惊,不敢相信如今的青少年怎么如此疯狂。小君今年高三,父母为了督促其好好学习,将他从省城的二三流学校转到老家的地县级重点学校。原本以为他会好好学习,却没想到换来一场悲剧。

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由于心智的不成熟,受周边环境和人的影响,容易陷入一种盲从心理。

小君为人豪爽,在新学校很快交到一帮新朋友,在他们带领下学会翻墙离校,进出网吧、KTV、酒吧等娱乐场所。时间久了,小君发现这帮同学喜欢和社会上的人在一起吸食一种白色的粉末,他们告诉小君,这是一个好东西,能让人非常“嗨”。

很快小君就在他们的不上瘾、够“嗨”、没危害的劝说下,学会吸食。当这些粉末从鼻孔吸入体内,小君发现眼前的东西变得模糊扭曲,慢慢感受不到周边的人和事,仿佛天地间只有自己一人,一种无与伦比的愉悦感从心中不停的迸出。

K粉即氯胺酮,作为医用静脉全麻药品,具有安眠、镇痛作用,临床上主要用于小手术、小儿检查或诊断操作时麻醉诱导及辅助麻醉。人体静脉或肌肉注射后很快出现意识模糊,如入梦境,但仍可睁眼,肌张力增加呈木僵状,对周围环境的改变不再敏感,而痛觉却完全消失,意识和感觉分离。

与成年吸毒者相比,青少年在吸毒的剂量和频率方面更疯狂,更肆无忌惮。
自从感受到吸毒后的快感,小君变得疯狂起来,吸食的剂量经常是别人的数倍,频率也越来越高。几个月后,就开始出现尿频尿急尿痛,甚至还尿血,人也变得有些神经质。在一次过量吸食中晕厥倒地,被人送到医院抢救,父母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吸毒。

由于身体尚未发育完全,青少年吸毒更容易会因为过量吸食而急性中毒

吸食K粉的青少年,当呼吸、消化、泌尿系统出现问题后,由于受恐惧、害怕等心理影响,往往会在综合医院治疗时,隐瞒自己吸毒事实。这就让一般的医生难以判断其真正的根源,从而有可能导致更大的危害。小君在短短几个月就达其它K粉吸食者几年的伤害,这无疑就是疯狂吸食所付出的惨烈代价。

03、

关键词:溺爱、叛逆、好玩、复吸

小叶是家中的三代单传,家庭条件优越,是父母心中的小太阳,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家人过度的溺爱,造成他霸道,自私、任性的扭曲性格。懂事以后,凡是亲人反对的,他就越有兴趣。凡是觉得好玩的,他就千方百计要尝试。

如果说前面两位少年吸毒是被引诱,那么小叶吸毒则完全就是主动。进入青春期的他,像一匹脱缰的小马驹,更加恣意妄为。十五岁那年,他在KTV的包厢里看到有人吸冰毒,这是小叶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毒品。“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刺激感。我观察那人吸完后,可以从头到尾嗨唱个不停,我就觉得这个好东西,后来就找到他,央求他教我怎么吸。”小叶说到。

当冰毒带来的亢奋、欢快感不停的冲击着大脑以及神经系统,小叶认为这就是自己一直在找寻的刺激,至此逃学、打架、弄钱、溜冰(吸冰毒的称呼)已然成了他的日常行为。当父母知晓后,起初还劝说小叶不要吸毒,却反被其凶狠斥责,甚至扬言再多管闲事就要揍人,只得作罢,放任自流。

两年后,十七岁的小叶开始出现妄想、幻觉、幻听等精神障碍。刚开始怀疑有人要害自己,路上有人跟踪自己,发展到后来刀具不离身,眼神充满杀气,自言自语说要砍死害自己的人。父母不得不将其送来戒毒,经过半个月的抗精神药物治疗,小叶刚消除一些精神症状,便吵闹着要出院回家。拗不过孩子,小叶父母找到医生,提出要帮孩子办理出院手术,回家继续戒毒。主治医生劝说他们,小叶这才是治疗初期,精神障碍只是减轻,并没有完全修复,回去就会前功尽弃,甚至会马上复吸,你们这样做会害了他。得到的答复却是,“算是害了他,我们也认,大不了再送来。”医生只得遂罢,帮其办理出院手术。

果然回家不到一个月,打电话过来,告诉医生小叶又复吸,这次精神障碍更严重。在外吸完毒回家,声称母亲被妖怪附体,要害他,从厨房拿着菜刀就要砍母亲,要不是父亲拦得快,就酿成了无可挽回的家庭惨剧。父母这才明白医生当初说的多么正确,不得不再次送其戒毒。

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健康的家庭教育塑造其正确人生观的重要因素。小叶的悲剧,源于父母的溺爱,吸毒仅仅是他青春期的错误选择之一。

04、

《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截止2015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34.5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员、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其中不满18岁的吸毒者有4.3万名,18岁到35岁吸毒者有142.2万名,共占总吸毒人数62.4%。


在昨日的《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第十六届学术会议》上,台湾药物滥用防治研究学会理事长杨士隆先生在《2016年台湾校园学生非法药物使用之调查研究》中指出,目前K粉、摇头丸、冰毒已经成为青少年、乃至校园学生吸食的主流。

青少年群体由于心态尚未成熟,判断能力差,是非观念淡泊,极易受周边环境、社会、人事所影响,产生盲从心理,被包装成“时尚”外表的不良风气所诱惑,走上吸毒的无知之路。与成年人吸食不同,青少年吸食毒品更肆无忌惮,更无节制,多数吸毒过量导致急性中毒多发生在青少年吸食群体。由于青少年的生理未发育完全,在其吸毒期间,毒品对其未发育成熟的身体器官的伤害也远远大于成年人,给自己的健康带来巨大伤害的同量,也给戒毒带来更大的问题。

梁启超《少年中国说》写到,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如果中国青少年的吸毒人群越来越多,何谈国智、国富、国强?预防青少年吸毒,是政府刻不容缓需要解决的问题。

知乎网友评论截图:

1504857603955004.png

1504857648810933.png


原标题:青春之殇:毒品笼罩下的青少年

作者:陈敏

编辑:晓晨



上一篇:戒毒奇葩说,那些年有人用冰毒戒海洛因

下一篇:一封来自被吸毒男友深深伤害的女孩来信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您可能感兴趣的作者